禾禾禾禾禾禾禾真

THE MAZE RUNNER

【往昔】

古朴的小巷深处,暖黄色的灯光映出了小店的名字:【往昔】。店内飘出的醇香吸引了路过的少年,走进巷内,才可以完整地看清这家店:纯木的屋子,彩色的小格子窗折射出屋内的温馨。少年趴在床边向内张望着【没有人啊......】

因为是冬天,纵然穿得再厚实,也依旧能显现出少年单薄的身子。

呼出的热气覆盖住了眼前的一小块玻璃,少年伸出纤细的手,小心翼翼的擦去白雾,当视线再次清亮时,吧台内站着一位浅笑着的黑发男子:【进来吧】。男子并未张嘴,但浮现在少年脑内的清晰的声音,驱使着少年推启了那扇淳朴的木门。一声清脆的风铃【叮铃——】声,迎着少年迈入店内。

少年缓慢坐到吧台边,陌生的一切,却又那么熟悉。接过男子刚煮好的咖啡,抿了一口,适当的口感,适当的甜度,适当的温暖,像是一切都已熟悉般,小小的惊讶随着咖啡的醇香在少年心中慢慢晕开,却又被醇香掩盖......

少年爱上了这家店,也爱上了男子,但却小心翼翼的保存着这份心思。

每个傍晚,若是有心的人路过,便不难发现,两个人的世界,虽只有一个声音,却意外的和谐。

次年冬天,初雪过后的那晚,男子第一次对少年说道【再见】。少年只是一愣,但随之莞尔一笑【嗯,明天见】。转身的少年没有看到男子的凄凉的笑。

明天见......么......

那夜,少年惊醒,想起了往昔,想起了年幼时男子与自己嘻笑追逐的时光,想起了男子注视自己时深情专一的眼神,想起了男子对自己的誓言,想起了......想起了,当满世界说要诛杀自己这个不祥时,男子挡在抽泣的自己面前,紧握住自己的手【有我在......】......想起了,当被逼得走投无路时,男子将自己推入时空虫洞,独自守在虫洞边,阻止别人进入虫洞,笑着说【不要怕,等我......】

......

这一等,便是千年。

当男子找到少年时,少年早已忘记了自己是谁,也忘记了男子......

男子没有告诉少年真相,自己也是尽力拖延着审判之时,但,一年已是极限,却终究还是太短。

男子代替了少年受罚,也因开启虫洞和袒护不祥得到了审判,当少年踏着雪跌跌撞撞的赶到时,原本的温暖的木屋消失了,只剩下审判的法阵和一堆废墟。

少年慢慢躺下,躺在法阵的中央,躺在,男子倒下的地方,呢喃着【我等你......】

又一个千年,午夜,少年独自在名为【往昔】的咖啡店内,擦拭着洗干净的咖啡杯,门口的风铃打破了静谧【不好意思,我们......】话未说完,便哽咽住了......

【我回来了。】


评论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