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omas Xerxes

THE MAZE RUNNER

身世之谜:J

我是魔。

落魄的最后贵族——魔王。

华丽的宫殿只是一座虚有其表的牢笼,将我困在不见天日的诅咒之地,逼迫我保护那片【荒地】。我厌烦了臣子的勾心斗角,终日的纷争已使我精疲力竭。自由驱使我离开了支撑整个种族的神殿,混入人群,游荡千年。当我想起我的种族时,它已满目疮痍——别族在我走后不久便入侵了,无一生还,只因我的离去......

我成了最后的魔族,族人的离去,家园的掠夺,使我丧失了生的意识,但可笑的是——我死不了。准确的说,我死而复生还会带着所有的记忆。

我失意的走在街道,身边过往的行人匆匆,给我的只有无尽的冰冷与懊悔。但我遇到了改变我的人——一位黑道教父“孩子,跟随我,我会为你指引光明”他是这样说的。

我成了杀手。真是讽刺,昔日的魔王如今却为人类卖命。

起初,每次任务结束,我都会站在月夜下为亡者浅浅吟唱哀悼,带着歉意努力克制住自己嗜血的欲望。但渐渐的,血使我麻木,我开始不满足于逝者的血,我开始捕猎,吸食新鲜的血液。

这件事被教父知道了,他并没有恐惧或责骂,相反对我愈加欣赏。显而易见,我的任务变得更加困难,几乎是致命的,但任务依旧在增加。

开始的反抗换来的只是无尽的殴打,早已失去魔力的我,只剩下这副残破的不死之躯,我无能为力。渐渐地,我绝望了,我累了......我,动摇了。

月夜下我依旧浅浅吟唱,带着邪笑,开始新一轮的杀戒......

教父死了,黑帮也瓦解了,又只剩下我一个,呵呵,活该呢。

我依旧捕食,血,引诱着我前进。

赏金猎人的报酬很丰厚,我不需再为食物发愁,但我陷入了捕猎的快感,无法自拔......

不知已是的几个满月,进食完毕的我撇去理智,满足的走在无人的街道上,哼着小曲,忽视路边噙着笑意的他准备回算得上家的房子——毕竟我已经饱了。

没见他张嘴,但声音却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“店里缺人呦,你,要来么”

这样,我遇见了无尽的生命里,第二个指引我的人......


评论
热度(1)
©Thomas Xerxes | Powered by LOFTER